最热

为何中国大使曾在法国被砸车抢包,媒体却像没产生过

2017-11-28 14:33

【郑若麟-又见欧洲系列第一集:危机是否真正存在】

原题目:为什么中国大使在法国被砸车窗抢包,媒体上却像没发生过一样

以下是视频原文:

我父亲是一位非常著名的法国文学翻译家,我从小就读我父亲翻译的书,比如说雨果的《九三年》,巴尔扎克的《破灭》和很多别的著作,像萨特的一些著述。

欧洲对我们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思惟上的一种启蒙,尤其是十九世纪的,比如说雨果的人性主义对我们反对殖民主义起了一种非常好的作用,我们很多中国巨大的人物都在欧洲留学过,周恩来、邓小平或者像文艺的画家徐悲鸿,作曲家朱践耳等等,所以欧洲对我们是有一种特别的意思。

今天我们谈到欧洲就呈现了这样一种显著的悖论就是,从欧洲传过来的新闻说欧洲深陷危机,欧洲这样一个这么富饶的地方深陷危机,这对中国人思维上发生很大的冲击,事实上欧洲有没有危机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就认为欧洲哪有危机,非常典范的一个例子就是,央视有名的记者水均益在接收南方周末采访的时候他有这么一段话,G20的时候我到戛纳去采访,去的时候海内的媒体都说,欧洲处于危机之中民不聊生不得了了,他说什么我到戛纳一看蓝天大海商店里熙熙攘攘的,饭店里都在吃着饭,人家在享受着生活哪有什么危机,世界上哪里没有穷人?他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欧洲有穷人吗?有,但哪个社会没有穷人呢?但是欧洲没有危机,当时我也在戛纳,确实。戛纳这个地方是法国最充裕的处所,到戛纳去寻找法国的危机确实有点艰苦。

水均益这番话的意思就是法国固然有穷人,但是哪有什么危机,不要夸大,确实,他的话有一定的情理,因为我们讲到危机老是想到民不聊生,旷废片地,人都快饿逝世了。由于这是我们从前中国一旦碰到危机,像中国这样的国家那真的会饿死人的,你要是讲欧洲有危机,想试图给人这样一种景象,那确切是错的,它不是这样的。

当欧洲发生一些问题我们会有意无意地为他们去寻找理由,比喻说最近(2017年7月)欧洲产生一种毒鸡蛋事件,从荷兰出产的一种鸡蛋受到一种杀虫剂的传染,杀虫剂叫氟虫腈,这种氟虫腈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有中等毒素的一种杀虫剂,污染这些鸡蛋当前这些鸡蛋已经销售到16个欧洲国家,影响非常之大,这已经构成一个丑闻了,我在欧洲的时候就曾经有过许多相似食物保险,疯牛病或者Perrier(巴黎水)非常著名的矿泉水的丑闻,后来以挂牛肉卖马肉的丑闻,很多丑闻,但是我们往往要么轻描淡写地报道要么就是不报道,这次又是这个毒鸡蛋出来以后,我们的媒体采访一位专家,这个专家说你们别夸大实际上这不是毒鸡蛋,毒鸡蛋夸张了就是有点影响罢了。

但是当我们的奶粉出一点点问题,当我们的地沟油好比说,地沟油不得了,报得满天世界,似乎我们每一滴油都是地沟油似的,更奇怪的是这位专家说,我们实际上他不得不否认,我们对鸡蛋的卫生尺度比欧洲还要严格,但他说严厉是一回事,但是我们有很多人不知情,所以我们的鸡蛋是否平安也不必定,这很奇异,这个就叫为欧洲讳,不讲欧洲的毛病,这样使得我们就不知道欧洲正在发生危机。

我认为欧洲确实面临着非常严重的危机,非常简单的一个道理就是,当一个家庭他收入小于他的支出,欧洲入不敷出资不抵债入不敷出而且资不抵债的时候我们就会认为这家家庭已经面临破产的边沿,或者甚至已经破产了,这就是法国和欧洲很多国家面临的事实,法国前总理菲永有一次在公然讲话的时候他说了这么一番话,他说我是一个破产了的政府首脑,我是一个破产了的国家领导人,他这话什么意思?非常简略,假如法国是一个家庭的话,他已经被迫发布破产了,他入不敷出资不抵债了。

法国目前他欠的公共债权已经到达20000多亿欧元,一个法国婴儿生出来他什么事都没干,他已经欠了30000欧元了,你想想看咱们中国人大多数城市居民多多少少都有储蓄,良多家庭90%多少的家庭已经买下了他的住房,法国正好相反,他相称大比例的家庭,比方说他有5%的家庭,实际上已经资不抵债,还有20%、30%的家庭是不一分钱的储蓄,这个是异常严峻。

而法国的国家他欠下了这么巨额的债务,他怎么来偿还呢?他就是通过向所有的法国国民收税,每个法国公民都要为国家公共债务支付30000欧元的债务,这个就叫危机,而且当一个家庭面临这样的危机,从窗口还有人闯进来到你家来,我住在你这儿我不走了,我也来分你一杯羹,这就是法国国家目前面临的难民跟非法移民危机,大批的难民大量的非法移民拥入法国,这还不算,从后门还有一些人跑进来在你的厨房里放一个炸弹,“嘣;给你炸个翻天覆地,这就是可怕主义危机。

恐惧主义危机到当初,法国已经持续被炸,从查理周刊被炸,从歌剧院被炸始终到尼斯汽车炸弹,一直没有停过,前未几在香榭里舍大街所谓世界最美的大巷,发生了汽车袭击事件,法国新总统马克龙上台以后不得不延伸法国的紧迫状况法,这就证实恐怖主义危机还没有停止,还在持续。

更为直观的就是,每个家庭每个人都能感触到的就是,法国的犯罪率正在急剧上升,一个家庭里面弟弟抢哥哥的,这样的现象越来越多,我们中国人最近有200多万人到法国去游览,被抢的被偷的非常多,我在法国待了20多年,实际上这个对我早就不是消息了,我在法国的时候,我毕生在中国住了近30年,在法国住了超过20年,我的家被撬就是在法国,不止是我,像国民日报驻法国记者,像国际台驻法国记者都被撬过,很多人被撬过,只是我们的媒体不报道

我们中国在法国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大使,吴建民大使,有一次他的外交牌照的车开到Porte  Maillot巴黎的一个非常热烈的地方,相当于上海的静安寺,红灯停下来了,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摩托车早就追随他了实际上,停在大使的外交牌照车旁边,一拳把玻璃窗打掉,抢了他的包,扬长而去,大家想想看要是一个法国大使在中国被抢,它会引起什么样的成果,这个媒领会引起如许大的风浪,但是在法国这个事件就是费加罗报一个小小的一条报道,在国内基本没报,所以我们不知道。

更严峻的是有一位副国级的领导人,我们中国的引导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有摩托车开道的这么一个车队,2010年5月他到法国去拜访,在筹备回国往机场开的时候,前面有摩托车开道的,因为堵车车队停下来了,竟然有两个摩托车冲过来,也是把玻璃窗砸掉抢了包就走,大家可以想一想副国级的代表,如果有一个法国副总统或者欧洲某个国度的副总统,当然法国是没有副总统的,到中国来要是被抢的话,你能够设想一下这是不是会成为全世界的头版头条?然而我们不报,我们没有人知道。

法国的危机实际上已经相称的重大,犯法率回升是法国危机陷入危机的一个无比显明的标记,所以法国事有一句话十分闻名,所有在法国生涯的中国人都晓得,在法国有两类中国人,一类是已经被偷被抢的像我这样的,还有一类是行将被偷被抢的,这就是法国面临的危机,所以我确信我以为法国目前正深陷危机。

相关的主题文章:

最新

推荐